雷霆万钧 2005{#S+_}{\
首頁 > 有機生活 > 吃在當下,別磨蹭——逛菜市才知道大地在產啥

吃在當下,別磨蹭——逛菜市才知道大地在產啥

作者:阿黎

1

今年春節至今,我恰巧有機會“長駐”我的家鄉——清麗的小城市桂林,家處城市邊緣,在家旁邊的菜市經常可以買到附近村民種的小菜。他們的小攤總能給人新鮮感,并充滿了“時效性”——小攤前的菜經常變化,隔一段時間一些菜“絕跡”了,新的品種擺上來了,這段時間你不抓緊時間吃,不好意思,過了這個時間,沒有了,就算有,口味也大打折扣。這活生生教會了我吃在當下,別磨蹭。而且這些阿姐、阿姨、阿婆、大爺們種的菜大多都是自家吃的,我們買的人也吃得安心。

2

菜花是春季吃得最久的蔬菜,從過年前一直可以吃到三月下旬。那段時間,哪一個菜攤前沒有菜花的?幾乎占領整個市場。還是天寒地凍時,菜花在春雨和一點點暖陽的滋潤下,長得歡騰,田地里這里一片黃燦燦,那里一片黃燦燦,菜花才是名副其實的迎春花吧?那時候迎春花可還沒開呢。

只要菜農們薄肥勤施,找準時機掐取,買的人挑上一把稱心如意的,就會炒出一盤鮮嫩爽滑的菜花,用來做火鍋燙菜最佳,可以消減過年雞鴨的油膩。

三月下旬,菜花漸漸“銷聲匿跡”,菜農們會留下幾株“好苗子”,細細看護,下足肥料,等它老成、結籽,用來做今秋的菜種。

3

菜花結籽后采回來晾曬,晾曬干后,用手一揉搓,菜籽便掉落出來了

菜花結籽后采回來晾曬,晾曬干后,用手一揉搓,菜籽便掉落出來了

蘿卜

年后的蘿卜比年前的會好吃很多,苦澀味沒了,甜潤多了。小農們種的白蘿卜個頭小,形狀各異,土還留在皮上的疙瘩里,不像超市里都是又大又直又白的一個模子。

白蘿卜最能消食通氣,很適合大魚大肉的春節。最擅長吃的作家汪曾祺在文章里曾寫過一件趣事,他在湖南體驗生活時,有位認識的領導,接連五天大便不通,吃了各種藥都不見效,憋得難受得不行。后來生吃了幾個大白蘿卜,一下子暢通了。汪老感慨,奇效如此,若非親見,很難相信。

5

胡蘿卜也一同出場,只是更加袖珍,削了皮拿來做水果吃極脆甜,或者切滾刀塊用來煲骨頭湯,切絲炒實在很考驗刀功。4月底,胡蘿卜還有人賣,但是還是不見長個,種菜的阿姨說,今年雨水太多了,一直被水泡著,要不然這個時候賣胡蘿卜是最好的。確實如此,今年桂林春季的雨多得令人忍不住要發牢騷。這位阿姨是城里人,先生愛勞動,所以特意租了一些地來種菜吃。這種現象在我們這很普遍,城市里的人想吃自己種的菜,所以就租用附近村民的地,也有一些是農民不愿種了,免費給他們使用的。

接著,跟蘿卜一樣屬于根莖類的蔬菜萵筍也漸漸“粗壯”可以登場了。五花肉爆香,放入清淡爽口的萵筍翻炒,那模樣和滋味可就不寡淡小氣了,腸胃被雞鴨魚占領了那么久,該小菜來清理了。

蒜薹

6

我尤愛吃蒜薹,過年后就開始留意蒜薹的“出沒”。萵筍“謝幕”后,蒜薹登場。

剛開始,賣蒜薹的人很少,過了一個星期,賣蒜薹的人多起來,但不會很普遍,蒜薹賣得比其他青菜貴些,可能不像其他青菜那樣產出大,往往一個小攤前就一兩把。

蒜薹最佳的搭檔是春節釀制的臘腸,我家過年煙熏的臘腸可以吃到年后。臘腸切片,用油爆香,放入掐成小段的蒜薹翻炒,不間斷加入極少許的涼水,既保證蒜薹能熟透,又能維持它顏色的青綠,這是一道極為下飯的小菜,兩碗米飯不下肚放不下筷子。

蒜薹極干凈,容易清洗,臘腸也是現成的,懶人吃這個菜非常合適,可以一直吃到谷雨后。快立夏時,當地的蒜薹已經沒有了,市場上賣的都是經過冷藏從外地來的。

荷蘭豆 甜豆豌豆 蠶豆

7

我這個農盲,以為豆類在秋天才結果,不知道春天也能吃到“豆豆”的。一問才知道,去年中秋時節播下去的種子,清明節前后就長成了,春天的豆類有荷蘭豆、甜豆、豌豆、蠶豆。

荷蘭豆很厲害,冬季我們吃它的苗,即豌豆苗,過年前后開花,花很漂亮,不久就結下豆莢,荷蘭豆是連著豆莢一起吃的,一定不能炒得過熟,就要那一口甜脆的美。

到了谷雨就沒看到荷蘭豆的影子了。

甜豆和荷蘭豆一起上市,也是連著豆莢吃的,它長得跟沒剝殼的豌豆相似,不知道的人以為要剝了豆莢吃里面的豆子,我第一次買回來的時候也是這么操作的,發現怎么里面的豆粒這么小,以為賣的人摘早了,恰好有人來家里串門,告訴我這個是甜豆,不是豌豆,是連著豆莢吃的,和荷蘭豆一樣的吃法。一炒驚覺這么好吃,比荷蘭豆更好吃,豆莢又厚實又鮮嫩,能“蹦”出甜水來。

荷蘭豆、甜豆“謝幕”后,豌豆、蠶豆迎來了它們的成熟期。

豌豆要去豆莢,即使是最嫩的豌豆,豆莢也是食用不了的。豌豆剝出來是一粒粒圓溜溜青綠的豆子,用肥瘦相間的碎肉末炒來吃最好,這是我婆婆的拿手小菜,一吃這菜我就會添飯。

蠶豆

蠶豆

蠶豆和豌豆的口感相似,粉粉糯糯的,樣子又可愛。但是吃蠶豆要把它的“眼睛”去掉,那個是不能吃的,有些人天生患有“蠶豆病”,即蠶豆過敏,是不能吃蠶豆的。立夏后,蠶豆不見了蹤影。

越冬南瓜

9

看到有人春季賣各種豆子我已經很驚詫了,但令我更驚詫的是還有人賣南瓜,我家種過南瓜,絕對是秋季蔬菜,沒有道理呀。反季節蔬菜吧?外地的吧?都不是,農戶自己家種的,是去年秋冬季的南瓜留存下來的。這個農戶真是聰明,用土辦法(據說是用土和稻草掩埋)將南瓜保存無損,現在出售可以賣到兩塊錢一斤,比起秋季賣幾毛錢一斤可是翻了兩三倍。我買了一個來嘗,甜潤得很。

竹筍

10

如果問我哪個菜最能代表春天,那一定是竹筍。清明節到谷雨期間是吃竹筍的黃金時段。

清明后,山嶺上的竹筍就“蹭蹭蹭”從土里冒出來了,桂林又是一座山嶺極多的城市,竹筍可以吃個夠。我小時候也去山上扯過竹筍,尋找美味的過程是很有意思的。今年恰好在家,還想約上朋友再去體驗,結果賣竹筍的阿姨說,山上蟲子多,草又長,鉆來鉆去的身上很癢的,意思好像是說,年輕人還是不要去了。我在家也提起要去扯竹筍,媽媽也是“嚴厲”叮囑:你不要去啊,為了幾根竹筍弄一身包回來,買點來吃就行了。最關鍵的是兒時的伙伴們也沒有了這份興致。

想想這些賣小菜的人真是辛苦,上山扯完竹筍,回來再費心去掉筍殼,也就是幾塊錢一把,所以我不太敢和這些小菜農討價還價了,沒有什么東西是不費力氣就出現在我們的餐桌上的。就連媽媽抱怨菜價貴,我都會“嘮叨”她兩句,種菜也很辛苦啦,你自己種點小菜也是每天都往地里跑啊。而且谷雨后,地里蚊子開始多了,媽媽那天去拔草就被咬好多“紅包”回來。

竹筍搭配碎五花肉或者雞蛋都好吃,吃起來一股春天的清香氣,山間的土腥氣,一年也只有這個時候能吃到這個味道,谷雨之后,賣竹筍的人漸漸減少了,接近立夏時,已經沒有竹筍賣了。

野菜

11

春天的野菜很多,野芹菜、野苦麻菜、野空心菜我第一次見,其他常見的野菜有:椿芽、白花菜、雷公菌、艾草、清明草。

清明前后,野外的香椿樹長出了紫紅色的嫩芽子,這就是椿芽,它被稱為“樹上蔬菜”。

椿芽

椿芽

剛剛采摘下來的椿芽聞著有一股煎雞蛋的香味,非常好聞,用它來攤雞蛋不正是“相得益彰”嗎?我媽媽的做法是椿芽炒辣椒,炒熟后,椿芽濃濃的“香草味”和辣味極為相投。汪曾祺先生極為推崇香椿拌豆腐,說是拌豆腐里的上上品:椿芽入開水稍燙,梗葉轉為碧綠,撈出,揉以細鹽,候冷,切為碎末,與豆腐同拌,下香油數滴。說是一箸入口,三春不忘。

香椿樹

香椿樹

民間說:雨前椿芽嫩如絲,意思是說椿芽在谷雨前采來吃最鮮、嫩、滑,谷雨后即使是剛剛長出的新葉也失去了嬌嫩感,且香氣大減。

白花菜一般用來打湯,吃的時候口感略苦,但是過了數秒鐘,一股甘甜回到了嘴里,是一種很有意思的蔬菜,每次一口吃下去,我就等著那股回甘。而且白花菜賣得很便宜,比起同一個時期口感相似卻賣七、八毛錢一兩的枸杞菜可劃算多了。枸杞菜就是枸杞春天冒出的嫩葉,其實枸杞菜在過去也是野菜,但是現在少了。在桂林我沒見過枸杞菜結出過枸杞,應該是氣候不適宜。

雷公菌

雷公菌

雷公菌是雨后的產物,平時看不到,春夏雷陣雨后,草叢里或者石頭上就莫名冒出了這種東西,故稱“雷公菌”,我們這也叫石菌。我小時候有一次撿了好多回來,然后叫家人幫忙清洗干凈,這東西很難清洗,里面“藏匿”了很多泥土、雜草,洗凈后用老蒜、姜絲、蔥頭、酸辣椒爆炒,出鍋撒一把蔥花,味道極鮮。

15

賣菜的阿姨已經將它洗得很干凈了,花幾塊錢就得到了一盤素野味。

16

清明節前后,艾草和清明草(我們也叫“白頭翁”)最嫩,正是做糍粑的時候。

清明節前兩天,我看見媽媽在洗艾草,就問她,你要做艾粑粑嗎?她說,沒想好,去菜市看見有人賣野艾草,覺得好新鮮好嫩,就買了回來。我說,那就做啊。

我猜她是年紀大了,懶得動了,可又想吃,那不如趁我在家一起做吧。

17

艾草擇干凈,焯水,洗兩遍,擠去苦水,用料理機攪碎,拌入糯米粉中,喜歡濃濃艾草味的就多放一些。花生、芝麻炒香,也用料理機攪碎,帶些許顆粒感口感更好,芝麻和花生的比例大概1:3,將紅糖粉拌入其中,拌勻做餡料。糯米粉可加入些熱紅糖水揉搓,口感會更好,面團也更容易揉搓。

找些柚子葉或者粽子葉拿來盛放粑粑,放的時候抹一層油,粑粑就不粘黏了。

寫起來幾行字,做起來就大半天的功夫了。

所以說好吃的東西不便宜,太耗時間和精力了,只有一家人或者幾個好朋友閑來無聊當做趣事去做,才不會覺得辛苦。

18

艾葉粑粑連吃三個也不會太膩,就因為艾葉這股特殊濃郁的味道,有些人是吃不慣的。如果喜歡口味清淡的,那不妨做清明草粑粑,吃起來是清香的。清明草極清新可愛,頭上頂著黃色的小花,身上白絨絨的,也是田間地頭隨處可見。

19

我去逛菜市看到有人賣,似乎無人問津,大姐急于賣出,見我有興趣,趕忙低價出售,我果然是我媽媽的女兒,腦袋一熱,買了滿滿一袋提回去了。

可是連續做了三天的艾草粑粑,買回來發現自己做不動了,還好同學告訴我可以先將清明草洗干凈曬干,然后研磨成粉,干燥保存,想做可以隨時取用,太好了,干制也可以,要不然過了清明,去哪里找清明草做粑粑呢?

某天清閑,我和朋友們拿它做出了一顆顆清香的湯圓

某天清閑,我和朋友們拿它做出了一顆顆清香的湯圓

野淮山

21

據說現在市面上那些又長又直的淮山是借助水管種植出來的,那我買的野淮山真是太“接地氣”了。野淮山難得有賣,這東西得上山找一番,我整個春天待在桂林,只遇到過兩三次賣野淮山的。野淮山的“疙瘩”多,長得特別“扭曲”,注重蔬菜品相的人估計不會買來吃,但是真正的吃貨是不在意這些的。

22

好在賣的人可以幫忙削皮,買回去只需要稍微再清理一下就可以了,大概十塊錢就可以得到一鍋軟軟糯糯的淮山和稠稠的淮山湯,這真的是夠幸福的。賣淮山的人告訴我,野淮山就吃到5月份,5月份也是最多的時候,那就抓住時機吃吧。

土枇杷

23

谷雨后,在路邊經常見到數米高的枇杷樹上掛著一串串圓溜溜的小黃果,惹得人起了做賊的心思。

其實,早在一個月前就有人開始賣枇杷了,個頭很大,很漂亮,我忍不住買來吃,確實甜,但是枇杷味很淡。

24

快立夏時,我才意外發現有人賣自家的土枇杷,是一位七八十歲的老人。賣得不貴,四塊一斤,黃澄澄的一串,非常有造型感,而且果肉緊實、酸甜有味。剝掉皮,露出顏色更深一層—橘色的果肉,一口一個,甜中帶酸的滋味令嘴巴又刺激又期待,吃上一斤還停不下來。雖然現在大家都喜甜,但是土枇杷在我們這還是很受歡迎,基本能銷售一空,大概是這樣的土貨在市場也不多見了。

立夏后,老人賣枇杷很勤快,一是天氣漸漸晴和,二是要和小鳥爭搶果實,所以這幾天口福頗深。

25

相比超市里不太分季節的蔬果,跟著這些小菜農吃菜可以“看見”時間,看著這些經常變化的食材,你才感覺到節氣在變化,氣候在變化,日子在緩緩流動,四季在無聲無息中交替、更迭。

汪曾祺說,他不愛逛商店,愛逛菜市場,看看那些碧綠生青、新鮮水靈的瓜菜,令人感到生之喜悅。這是真的,逛菜市是有助于保持“生機”的,每天的菜市場都不會一樣,它會提醒你,今天已經是新的一天了,蔬菜是鮮活的,人也是鮮活的。

初夏已來,荷塘里已經浮出一個個圓碧碧的“腦袋”,我知道,那些就地擺放的“多姿多彩”的蔬果不久又會有新的“款式”,它們還會告訴我,吃在當下,活在當下,日日便是好日。

26

本文圖片均來自作者

關于作者:

阿黎,自由寫作者,愛美景,愛美食,所以關心土地、山水,食材和手藝,把它們記錄下來是一件美好的事,相信美好會創造美好。

有機會原創

本文由Lindsey授權有機會,如需轉載,請聯系作者本人。

本網轉載文章旨在傳播有益信息,如果本文及其素材無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權和/或其它相關知識產權,請及時聯系我們,我們在核實后將在第一時間予以刪除。

    雷霆万钧 2005{#S+_}{\