雷霆万钧 2005{#S+_}{\
首頁 > 市場趨勢 > 當我們在談論“有機”,我們在談論什么

當我們在談論“有機”,我們在談論什么

作者:高崢

WORLD_NEWS-19-960x623

現在“有機是最安全的食物”似乎已經成為了一種常識。提到有機,大家多多少少都能夠說上幾句。但是,常常與之伴隨的下一句話就是:有機啊,好是好,就是太貴!

有幾位外國人我們不得不先來認識一下。阿爾伯特·霍華德((Albert Howard),一位英國的植物學家。他在印度的農業中看到了一些英國人所謂的落后農業,但是他發現,這種”落后“的農耕實踐其實蘊含著數千年的智慧,于是他把印度的技術帶回到歐洲。在1905年,他被稱為“天然有機農業之父”。還有一位女士叫做蕾切爾·卡遜(Rachel Carson),她是《寂靜的春天》一文的作者,這本書把農業產生健康問題帶入我們的視野里,讓我們重新去考慮我們身邊的農業。

他們和其他的幾位先驅者生活在有機的1.0時代,我們稱之為有機的先驅年代,有機的世界由此劃定并被開啟。又過了半個世紀,人們把那些先驅者的知識與經驗變成了一些標準、認證,這是所謂的2.0時代。現如今,我們來到了有機3.0時代。于是,有了我們今天要說的話題:當我們在談論有機我們在談論什么?

問題的答案并不只是你想象的那么簡單。有機不僅僅包括食物的潔凈、健康、美味,對于社會、對于生態、對于人與人之間的相互關系來說,都有著密不可分的聯系。

有句俗話說:便宜沒好貨,好貨不便宜。有機之所以比普通食物要貴,是因為在有機的領域,生產者們往往會考慮眾多的因素。氣候的變化、健康的問題、環境的破壞等等這一系列的問題,其實都需要成本。

當我們談論有機時,我們其實在談論的是可持續。持續性的意思是說,我們將現有方式持續下去也不會對我們目前的情況造成太大破壞。但是“大肥大水”創高產的農業方式已經給我們的生態造成了致命性的傷害。我們希望破壞我們現在的環境嗎?不!我們希望的是它能夠重新煥發生機,所以我們需要的不止是可持續的過程,而且我們更要進一步的去重新煥發環境的可持續、社區的可持續,才能夠去應對氣候變化這一類重大的問題。

當我們談論有機時,我們其實在談論的是市場的公平。也許有人會問:市場怎么會有公平?有機就是這樣,有機工作者和不同的參與者去建立關系,包括農夫、消費者還有未來的合作伙伴,他們與合作伙伴是往往是一個公平的關系。對于許多農民來說,他們去農田耕作的時候都很開心,但是一年到頭,售賣的時候就會很奧惱,因為他們被各種因素壓價。因此,我們還需要真實的價格和公平的交易。而有機工作者希望在公平的前提下工作,也可透露出有機理念的可貴。

當我們談論有機時,我們在其實在談論的是大家共同的參與。對于有機的價格高低,真正需要參與進來的是眾多的消費者。當人們參與進來,吃到了真正的好東西,體會到了有機帶來的健康,口口相傳,有機的地位自然就會上升。而對于農民生產的食物到底是不是有機?現在政府有相應的評價標準與標識,但有機正在全球掀起一場自下而上的改革,我們希望大家真正走到田地里去,能夠真切的看到有機的種植過程,讓大家參與進來來保障整個有機生態,讓有機的標志明明白白的貼在大家的心里。

當我們談論有機時,我們其實在談論的是健康的生活方式。國際組織已經有接二連三的報告表示:“長時期的攝入農藥會致癌”、“80%的癌癥都是因為環境的毒素造成,尤其是化學品及殺蟲劑”、“23種病與轉基因產品有關系”……。其實對于這些疾病,我們并不需要一些新的治療方法,也不需要更多的化學品去治療癌癥,最簡單的方法就是:我們減少環境的毒素和殺蟲劑的使用,得到健康的飲食。

我們并不是全盤否地非有機食物的地位與作用,就好像我們并不是遇上霧霾天非要逃到國外,但是得明白自己的單買到了什么地方,受到的傷害緣于何處。在有機的路上,已經有越來越多的人參與了進來,但是還遠遠不夠,我們希望,有更多的“你”了解有機,相信有機。

土地還是美好的,就看你愛它是不是還足夠深沉。

[本文根據國際有機運動聯盟主席(IFOAM)主席安德烈·魯(Andre Leu)在第六屆國際社區支持農業大會上的主旨演講整理編輯。]

文章來源:社會生態農業

原文鏈接:點擊這里查看原文

圖片來源:Pixabay

本文版權屬于有機會(www.uglqe.club)或者相關權利人享有或者共有,未經本公司或作品權利人許可,不得任意轉載。轉載請以完整鏈接形式標明出處,商業使用請聯系有機會

本網轉載文章旨在傳播有益信息,如果本文及其素材無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權和/或其它相關知識產權,請及時聯系我們,我們在核實后將在第一時間予以刪除。

    雷霆万钧 2005{#S+_}{\